By Vera Koo, Women’s Outdoor News, January 23, 2020

我十二岁从香港移民到美国,当时不懂为何美国举国都疯户外运动。

如今在多年之后,我明白了为何美国人如此重视运动。

运动教你如何熬炼、教你如何培养涵养和体能、教导你工作伦理;运动逼得你必须自我提升,运动也教导我们团队精神。

我从小并不是在有运动气氛的家庭中长大。

我父母都不是积极运动或会尝试户外活动的人,也不是我自己的优先选项。我还记得念中学时,连一个仰卧起坐或伏地挺身我都做不了,在游泳池游泳连从左游到右都有困难。

一直到十八岁结识现在的先生家一,我才开始涉足运动与户外活动。他引导我骑马、滑雪;在我投入射击运动之前,我们又迷上户外活动。  家一一直都热衷运动和走到户外;他总是在动。我们有了孩子之后,也希望让他们从小就接触运动与户外活动,不希望他们因为户外的泥土和暑热而视其为畏途。唯有自己运动,孩子才知道运动过程的种种辛苦和必须熬过。而我们的户外活动也让孩子週末有事做,不惹上麻烦。

我们的两个女儿顾麟与顾麒从小就跟着我们健走,我们会露营、登山健行。小儿子顾龙也喜欢健行。

我们也带着孩子去划船、划水、滑雪。麟儿与麒儿青少年时期,曾经参加加州斯阔谷滑雪胜地的滑雪队。

我记得麟儿与麒儿还小时我们有次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登山, 我们到了山嵴顶,登高远眺,看到两个小湖泊,便 将它们取名为麒湖、麟湖。她们至今都还记得这段往事,也曾带着她们的孩子前往该处一睹二湖。

家一与我有五个孙女,我们的孩子也都要他们接触团队运动与户外活动。他们都喜欢滑雪。

继续阅读 | Translations: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CNZH_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