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深信命运的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闪电要对我击两次--祸不单行,也得硬着头皮面对

二〇一三年是艰辛的一年;这一年不是我一生当中最辛苦的一年,但绝对也在我人生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那一年里,在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疗养与复健后,我终于恢复了我行动、射击与比赛的能力。我为二〇一五年定下策略与目标:进行数十项比赛、射击练习与体能训练,好迎接今年五月份的《比安奇盃》挑战。

然而今年一月一日,我精心规划的路径出了岔。

每年在太浩的斯濶谷与家人过新年,是我家中的一项传统,今年也不例外。女儿、孙女、儿子和丈夫都齐聚一堂,打算一起滑几天雪庆祝新年。我们在斯濶谷滑雪已有三十年的历史,各个都是滑雪高手。我已不再从事那种跳崖的滑雪动作或是登高到无人小径穿梭,现在只是从斯濶谷有名的黑鑽双峰--KT-22奥林匹克滑雪坡道与头牆脸(Headwall Face)--俯冲而下。

我们一行十人坐滑雪缆车登高;但当天的第一次乘坐居然也是最后一次,是我始料所未及。我租用的雪橇是高科技滑雪橇,两端像汤匙一样突起,也比我平常用的长橇短。活动开始后,我的外孙女滑到我右手边;她在我们前面蛇形滑行之际,也在设法控制她雪橇的两头。不知爲何我的雪橇卡住她的雪橇后端,一阵溷乱中,我们都摔倒在地。外孙女倒地后立即弹身而起,我自己则只依稀记得当时我全身的骨头噼哩叭啦一阵乱响。我痛得大叫,感觉大腿处阵阵剧痛,我猜想自己的左腿一定已经飞离了身体。

继续阅读 | Translations:  日文 Japanese –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 – 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CNZH_CN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