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外子家一与我参加了一项自我提升的研讨会,当时可能有一百人在场,主事者要我们一一站起来,说出自己心中的惧怕。

说来有趣,我的畏惧正是站起来对满屋子的人说话。

一个接一个的,大家都举手自我表白了;我观察每个人轮到他讲话时是怎样应付,我做笔记,把他们的表达方式记下来,也决定要强迫自己站起来说话。

结果呢,还不错。

我深信一个人做的与说的应该是同一套。我常说,人应该逼自己走出自己的安全舒适区,正视自己的惧怕、勇于迎接挑战。

近来我常常身体力行的就是这一点。

今年四月,在美国步枪协会(NRA)于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的年会上,协会执行长皮耶(Wayne LaPierre)要我和一些人上台接受表扬。之后,主办单位希望我在年会的「寒暄」活动中在「美国步枪协会.女性」(NRA Women)摊位上跟同好交谈与互动。六月底,在「美国步枪协会.女性」的《一扣锺情》(Love at First Shot)电视节目裡,以一位射击导师的身份接受访问。这个电视节目的主旨与重点是:介绍射击休閒运动或职业射击比赛中的女性新秀,每一集都是特别製作,用以教育女性如何射击与提倡女子射击运动。  

这些事没有一样是我习以为常的。

我一生受个人型运动吸引,是有原因的:个人运动适合我的个性,个人运动所带给我的内在奋斗合乎我的口味。

当然,这些年来我也从与其他射击选手的互动中获益良多,但是我感到我当学生比当老师自在多了。

我早就清楚自己这一点脾性。

三十多岁时,外子家一与我住在新加坡一段时间,他服务的公司把我们派到那裡。

我希望做些事来做打发时间,因此我在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找到一份教职。我在大学主修艺术,新加坡的两种官方语言英语与中国普通话我都能说,因此学校给了我这份工作,当时我并不知道教书并不适合我。

继续阅读 | Translations: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 – 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CNZH_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