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外子家一與我參加了一項自我提升的研討會,當時可能有一百人在場,主事者要我們一一站起來,說出自己心中的懼怕。說來有趣,我的畏懼正是站起來對滿屋子的人說話。

一個接一個的,大家都舉手自我表白了;我觀察每個人輪到他講話時是怎樣應付,我做筆記,把他們的表達方式記下來,也決定要強迫自己站起來說話。

結果呢,還不錯。

我深信一個人做的與說的應該是同一套。我常說,人應該逼自己走出自己的安全舒適區,正視自己的懼怕、勇於迎接挑戰。

近來我常常身體力行的就是這一點。

今年四月,在美國步槍協會(NRA)於印第安納波利斯舉行的年會上,協會執行長皮耶(Wayne LaPierre)要我和一些人上台接受表揚。之後,主辦單位希望我在年會的「寒暄」活動中在「美國步槍協會.女性」(NRA Women)攤位上跟同好交談與互動。六月底,在「美國步槍協會.女性」的《一扣鍾情》(Love at First Shot)電視節目裡,以一位射擊導師的身份接受訪問。這個電視節目的主旨與重點是:介紹射擊休閒運動或職業射擊比賽中的女性新秀,每一集都是特別製作,用以教育女性如何射擊與提倡女子射擊運動。  

這些事沒有一樣是我習以為常的。

我一生受個人型運動吸引,是有原因的:個人運動適合我的個性,個人運動所帶給我的內在奮鬥合乎我的口味。

當然,這些年來我也從與其他射擊選手的互動中獲益良多,但是我感到我當學生比當老師自在多了。

我早就清楚自己這一點脾性。

三十多歲時,外子家一與我住在新加坡一段時間,他服務的公司把我們派到那裡。

我希望做些事來做打發時間,因此我在新加坡南洋藝術學院找到一份教職。我在大學主修藝術,新加坡的兩種官方語言英語與中國普通話我都能說,因此學校給了我這份工作,當時我並不知道教書並不適合我。

繼續閱讀 | Translations: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 – 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TWZH_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