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我在纽西兰参加《世界行动手枪锦标赛》时曾经想: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在世界舞台比赛。

结果呢,我又有了一次机会。

第十三届 《世界行动手枪锦标赛》年度大赛五月十九、二十日在密苏里州哈尔斯维尔市举行,获选代表美国队的女选手共有四人,我是其中之一。一九九九年的纽西兰锦标赛是我在世界赛中初试啼声,今年则是我第九度参加这项世界性大赛。

今年获邀参加,感觉份外甜美。我已七十一高龄,做梦也未想到这个年纪还能参与这样大的盛事;这完全是一项荣誉;能在自己家乡的土地上代表美国参赛,也非同小可。 

《世界行动手枪锦标赛》 上次在美举行是二0一四年。那年我摔断腿,也因顾虑到次年仍计划参加 《比安奇盃》,因而未能躬逢其盛。  

今年的《比安奇盃》在五月二十三至二十五日举行,表示两项比赛之间只有两天地缓冲。这两项比赛都由绿谷步枪与手枪俱乐部举行。

两项比赛安排的这麽近,我完全清楚背后的逻辑;这样做能减少海外选手的开销、交通往返与劳顿。

然而两项大赛如此紧凑相连,也形成一项特殊的挑战,考验选手的专注力。任何两项比赛都参加的选手都有后力无继的可能。

射击运动选手对此都有深刻体会;我们能够专注的就那麽多而已;我们能够发射的子弹也就那麽多而已,之后,我们就拿不出力气了。当这种情况出现时,选手的专注力就乾枯了,发挥不出平常的水平;几天前你可能还生龙活虎弹无虚发,但是一旦筋疲力尽,一切就心有馀力不足了。 

我知道自己在赛过《比安奇盃》后是什麽光景;这项比赛消耗我的不轻,身心俱然。其他比赛对我都不像它如此耗力气。比完赛后,我会如同虚脱两个礼拜。经过几週休息后,我才又感觉精气神恢复、我又是我了。 

既然知道自己赛完一场大赛后会体力不济,我的体能和心智又如何能承受两场前胸贴后背的冠军争夺赛?

继续阅读 | Translations: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 – 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CNZH_CN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