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我在紐西蘭參加《世界行動手槍錦標賽》時曾經想: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在世界舞台比賽。

結果呢,我又有了一次機會。

第十三屆 《世界行動手槍錦標賽》年度大賽五月十九、二十日在密蘇里州哈爾斯維爾市舉行,獲選代表美國隊的女選手共有四人,我是其中之一。一九九九年的紐西蘭錦標賽是我在世界賽中初試啼聲,今年則是我第九度參加這項世界性大賽。

今年獲邀參加,感覺份外甜美。我已七十一高齡,做夢也未想到這個年紀還能參與這樣大的盛事;這完全是一項榮譽;能在自己家鄉的土地上代表美國參賽,也非同小可。 

《世界行動手槍錦標賽》 上次在美舉行是二0一四年。那年我摔斷腿,也因顧慮到次年仍計劃參加 《比安奇盃》,因而未能躬逢其盛。  

今年的《比安奇盃》在五月二十三至二十五日舉行,表示兩項比賽之間只有兩天地緩衝。這兩項比賽都由綠谷步槍與手槍俱樂部舉行。

兩項比賽安排的這麼近,我完全清楚背後的邏輯;這樣做能減少海外選手的開銷、交通往返與勞頓。

然而兩項大賽如此緊湊相連,也形成一項特殊的挑戰,考驗選手的專注力。任何兩項比賽都參加的選手都有後力無繼的可能。

射擊運動選手對此都有深刻體會;我們能夠專注的就那麼多而已;我們能夠發射的子彈也就那麼多而已,之後,我們就拿不出力氣了。當這種情況出現時,選手的專注力就乾枯了,發揮不出平常的水平;幾天前你可能還生龍活虎彈無虛發,但是一旦筋疲力盡,一切就心有餘力不足了。 

我知道自己在賽過《比安奇盃》後是什麼光景;這項比賽消耗我的不輕,身心俱然。其他比賽對我都不像它如此耗力氣。比完賽後,我會如同虛脫兩個禮拜。經過幾週休息後,我才又感覺精氣神恢復、我又是我了。 

既然知道自己賽完一場大賽後會體力不濟,我的體能和心智又如何能承受兩場前胸貼後背的冠軍爭奪賽?

繼續閱讀 | Translations: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 – 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TWZH_TW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