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欄為顧方蓁次女顧麒所撰寫

我從十四歲起就開始攀岩了,攀岩也形成今日之我的一部分。 

今天我也為人之母;女兒米婭過去對攀岩一直很冷淡,直到最近才開始顯得有興趣。

同時身為攀岩愛好者與人母,是少見的組合。很多女性熱衷攀岩,但當了母親之後,即使已經達到或具備比賽級的技術水準,也就很難抽出時間攀登,難以為繼。我注意到,若是孩子拒絕攀岩,當母親的也就不會經常為之。 

這幾年我的情況就是這樣。我一年會攀上幾次,但不像以往頻繁。

Shane-and-mia-rock-climbing

Rock Climbing: Interest Finally Piqued

我攀岩時經常帶米婭同行,但她從未對這項運動表現出多大的興致。不過十四歲時,她興趣突然高了。

去年冬天,我們攀爬加州州立公園的城堡岩,在那之後我們也多次出征約書亞樹國家公園。

我感謝我的父母從小就讓我和我姐姐、弟弟接觸運動和戶外生活。我們是滑雪坡道上的常客,也經常體驗露營、滑水及其他戶外活動。早期接觸戶外活動可能是我吸引走向攀岩的因素;我的膀臂強壯、雙手有力,與生俱來就適合攀岩,也長於此道。 sports and the outdoors at an early age. We were regulars on the ski slopes, along with going camping, water skiing and experiencing other outdoor activities. That early exposure to the outdoors probably factored into my gravitation to rock climbing. And I am biologically suited to be good at it, possessing strong hands and forearms.

Rock Climbing: A Balancing Act

我十四歲時,一位老師把攀岩介紹給我;當下我就愛上了它。在拓展新愛好之際,我開始收集有關攀岩的書籍和資訊。十七歲時我給自己買了裝備,我跟樂意向我展示新技能和技巧的攀岩者打交道,願意與之為友。 

我的興趣從未消退,即使我長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之後,攀岩的機會少了,也是如此。

我們做父母的,必須在教導孩子我們本身喜歡的活動與允許他們追求自己的興趣之間,找到平衡。但我想:子女賞我父母所喜歡的活動,做家長的一定喜不自勝。你愛上這項運動或癖好時心中所感受到的,你希望子女也能感同身受;你想看到他們的反應、親睹他們的快樂。米婭在城堡岩攀岩過程中的突破時刻,我就體驗到了。 

Rock-Climbing

The Climb at Castle Rock

前些年米婭陪我攀岩時顯得勉強;我鼓勵她,但她反應溫吞。然而這次在城堡岩她判若兩人;她攀岩是因為自己想攀。 

我為我們倆準備了一項有點怪異的攀登活動,我猜想應該會是一次挑戰。過去攀岩,米婭攀爬從未超過大約十英尺以上;如果有其他人在旁邊,她可能會爬高一點、證明自己行,但極少到頂。這次不同了;她到頂兩次,身手極為矯健——包括一次困難上攀時,她一度把自己的身體扭成像扭麻花一樣。她大功告成的那一刻,我可以感覺到她以自己的成就為傲。  

No Greater Heights

我的獎勵是看到米婭意識到她能做到這一點;孩子有成就感時,你也同樣有成就感。

最妙不可言的是我們一起度過美好時光。我女兒是個很酷的孩子,非常有趣;我和她在一起很開心,我們之間有非常逗趣的談話。

米婭還小時,我曾經設計遊戲和幻想場景、鼓勵她參加某些運動。露營不需要這一套——她本來就喜歡露營——但是下坡滑雪運動就特別需要。 

Mia-Rock-climbing

The Use of Imagination

米婭不介意滑雪——只要我們不把滑雪當作體驗的主題。 

因此,我們假裝滑雪坡是一個天外的行星。 

要冒險進入外星,得先有合適的打扮;滑雪裝備變成了重力靴、氧氣頭盔和提供讀數功能、識別外星人的護目鏡;樹枝成了外星人的手臂、想抓住我們;松果是我們準備炸毀外星巢穴的炸彈、五彩糖是體力的大補丸。 

雪球戰自然也少不了。 

整個過程中米婭必須不停移動,也因此學會了平衡。她忘我在故事之中、忘了自己其實是在滑雪。她以學會滑雪自豪,但其實是故事把她誘上滑雪坡的

Shane-and-daughter-rock-climbing

Rock Climbing & Life: Goals Surpassed

在學攀岩的事上,我也如法炮製,但不是那麼成功。我告訴米婭:如果你再往上攀,你可以抓住繩子搖擺晃蕩或是棲息在岩石上,假裝自己是個猴子。

那些假裝和幻想世界的日子已經過去了;米婭已經大了。

幾個月前,我們母女在山野騎車爬坡,米婭超越了我;那一刻我體會到:作為父母,我們希望孩子長大後會是我們的同伴,你希望他們能分享你的一些興趣。他們接下來這樣做了,而且眨眼之間就超越了你。

也許這應該是為人父母的目標,讓我們的孩子超越我們,無論是在運動上、專業工作上、在社會上或是就做人來說。

只希望,當我七十歲的時候,如果米婭也願意的話,我還能攀岩,而且不必由她來哄我攀上岩面。

This blog post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omen’s Outdoor News.

zh_TWZH_TW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