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栏为顾方蓁次女顾麒所撰写

我从十四岁起就开始攀岩了,攀岩也形成今日之我的一部分。 

今天我也为人之母;女儿米娅过去对攀岩一直很冷淡,直到最近才开始显得有兴趣。

同时身为攀岩爱好者与人母,是少见的组合。很多女性热衷攀岩,但当了母亲之后,即使已经达到或具备比赛级的技术水准,也就很难抽出时间攀登,难以为继。我注意到,若是孩子拒绝攀岩,当母亲的也就不会经常为之。 

这几年我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一年会攀上几次,但不像以往频繁。

Shane-and-mia-rock-climbing

Rock Climbing: Interest Finally Piqued

我攀岩时经常带米娅同行,但她从未对这项运动表现出多大的兴致。不过十四岁时,她兴趣突然高了。

去年冬天,我们攀爬加州州立公园的城堡岩,在那之后我们也多次出征乔舒亚树国家公园。

我感谢我的父母从小就让我和我姐姐、弟弟接触运动和户外生活。我们是滑雪坡道上的常客,也经常体验露营、滑水及其他户外活动。早期接触户外活动可能是我吸引走向攀岩的因素;我的膀臂强壮、双手有力,与生俱来就适合攀岩,也长于此道。 sports and the outdoors at an early age. We were regulars on the ski slopes, along with going camping, water skiing and experiencing other outdoor activities. That early exposure to the outdoors probably factored into my gravitation to rock climbing. And I am biologically suited to be good at it, possessing strong hands and forearms.

Rock Climbing: A Balancing Act

我十四岁时,一位老师把攀岩介绍给我;当下我就爱上了它。在拓展新爱好之际,我开始收集有关攀岩的书籍和信息。十七岁时我给自己买了装备,我跟乐意向我展示新技能和技巧的攀岩者打交道,愿意与之为友。 

我的兴趣从未消退,即使我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之后,攀岩的机会少了,也是如此。

我们做父母的,必须在教导孩子我们本身喜欢的活动与允许他们追求自己的兴趣之间,找到平衡。但我想:子女赏我父母所喜欢的活动,做家长的一定喜不自胜。你爱上这项运动或癖好时心中所感受到的,你希望子女也能感同身受;你想看到他们的反应、亲睹他们的快乐。米娅在城堡岩攀岩过程中的突破时刻,我就体验到了。 

Rock-Climbing

The Climb at Castle Rock

前些年米娅陪我攀岩时显得勉强;我鼓励她,但她反应温吞。然而这次在城堡岩她判若两人;她攀岩是因为自己想攀。 

我为我们俩准备了一项有点怪异的攀登活动,我猜想应该会是一次挑战。过去攀岩,米娅攀爬从未超过大约十英尺以上;如果有其他人在旁边,她可能会爬高一点、证明自己行,但极少到顶。这次不同了;她到顶两次,身手极为矫健——包括一次困难上攀时,她一度把自己的身体扭成像扭麻花一样。她大功告成的那一刻,我可以感觉到她以自己的成就为傲。  

No Greater Heights

我的奖励是看到米娅意识到她能做到这一点;孩子有成就感时,你也同样有成就感。

最妙不可言的是我们一起度过美好时光。我女儿是个很酷的孩子,非常有趣;我和她在一起很开心,我们之间有非常逗趣的谈话。

米娅还小时,我曾经设计游戏和幻想场景、鼓励她参加某些运动。露营不需要这一套——她本来就喜欢露营——但是下坡滑雪运动就特别需要。 

Mia-Rock-climbing

The Use of Imagination

米娅不介意滑雪——只要我们不把滑雪当作体验的主题。 

因此,我们假装滑雪坡是一个天外的行星。 

要冒险进入外星,得先有合适的打扮;滑雪装备变成了重力靴、氧气头盔和提供读数功能、识别外星人的护目镜;树枝成了外星人的手臂、想抓住我们;松果是我们准备炸毁外星巢穴的炸弹、五彩糖是体力的大补丸。 

雪球战自然也少不了。 

整个过程中米娅必须不停移动,也因此学会了平衡。她忘我在故事之中、忘了自己其实是在滑雪。她以学会滑雪自豪,但其实是故事把她诱上滑雪坡的。

Shane-and-daughter-rock-climbing

Rock Climbing & Life: Goals Surpassed

在学攀岩的事上,我也如法炮制,但不是那么成功。我告诉米娅:如果你再往上攀,你可以抓住绳子摇摆晃荡或是栖息在岩石上,假装自己是个猴子。

那些假装和幻想世界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米娅已经大了。

几个月前,我们母女在山野骑车爬坡,米娅超越了我;那一刻我体会到:作为父母,我们希望孩子长大后会是我们的同伴,你希望他们能分享你的一些兴趣。他们接下来这样做了,而且眨眼之间就超越了你。

也许这应该是为人父母的目标,让我们的孩子超越我们,无论是在运动上、专业工作上、在社会上或是就做人来说。

只希望,当我七十岁的时候,如果米娅也愿意的话,我还能攀岩,而且不必由她来哄我攀上岩面。

This blog post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omen’s Outdoor News.

zh_CNZH_CN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