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奥莉维亚.伍尔夫(Olivia Wolf) 来源:《亚裔美国新闻》(AsAmNews)

七十一岁了,顾方蓁仍是行动手枪射击比赛圈子里的厉害高手。曾是两届世界杯冠军和比安奇杯八度全国冠军的顾方蓁,此刻正在密苏里州受训,为二0一八年比安奇杯全国与世界行动手枪锦标赛做准备。比安奇杯锦标赛是全球最负盛名的行动手枪锦标赛。

她的射击纪录不仅其他女选手瞠乎其后,而且她也是唯一一位进入射击成绩排名前二十名的女性选手。

在职业生涯初期,顾方蓁在锦标赛赛场上经常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身高五英尺四英尺、体重一百二十磅,又是华裔女性,她的身影在一项素以男性为主的运动中显得卓尔不群。

她说:「在场上,人常用以高高在上的口气对我说话,对我大呼小叫甚或责备;尽管我婚姻幸福,人却说我到射击赛场只是来找男人。」

有一次,一位华商甚至建议顾方蓁的先生抽她鞭子、把她锁在家里,不让她参加比赛。

她解释说:「我十二岁从香港移民到这里。我的文化、年龄和出身就是如此:我母亲把我养育成贤妻良母、好女儿、好媳妇和朋友的好朋友。我从来没有被期望做其他任何事情。」

射击俱乐部会员问她技术水准如何,她只谦虚地回答:「还可以。」即使这时她已经身拥全国和世界冠军头衔,她说:「这种问题并不困扰我。我只是想让我的得分来说明我是谁。」

虽然顾方蓁有时会遭业余射手的质疑,却很少碰到高手的批评之声。不过,她也承认她特殊的背景与处境在他人眼里一定看起来很奇怪。

「很多男士想帮我修正体型,而我却得告诉他们要我使出我最大力气只能透过我现有的体型。大多数的竞争对手比我重五十到两百磅,因此他们在力气和稳定性上比我具有优势。」先天的不足,她靠强度运动和枪技力求精进来弥补。

她认为如今年事渐长对她应对所面临的一些歧视有帮助。她说:「我经历人生百态,所以小事碰不着我。我唯一关心的是自我进步。」

她是一位美籍华裔女性


行动射击的参赛者必须结合精准、速度和气力这三项条件,在一定的时间框架内尽可能射靶得分。行动射击发韧于对传统射击训练方法的挑战,着眼在自卫。

在她最近出版的回忆录《巾帼枪神 世界冠军之路》中,顾方蓁说明她是如何一步一脚印的登至这项运动的巅峰。令人惊讶的是,她出生在一个不运动的家庭,父母从未鼓励她运动。她在接受《亚裔美国新闻》(AsAmNews)采访时说:「在我十八岁之前,甚至不知道怎么做伏地挺身。」 世界冠军之路》

 

.

然而,取得大学平面设计学位六个月后顾方蓁所嫁夫婿的生活方式极为积极活跃,夫妇经常一起滑雪、骑马、健行和露营。他们两人在新加坡生活一年半的时间里,她每天都在海上学习驾驭帆板。她回忆说:「我是亚裔,皮肤白皙,但回到美国时,已经晒成黑巧克力。」  

这些经历说明她练就一身本事,可以在恶劣条件下射击——行动手枪比赛时,选手经常在二十七到一百一十度的温度下,风雨无阻的参赛。

是两次碰枪的机会让她对这项磨人的运动开始发生兴趣,但是这两次经验也几乎让她吓破胆。第一次她接触到一个朋友的一管步枪,这个朋友要向友人展示这管枪的火力。   

顾方蓁还记得他当时说:「你尽管拿起来射呀!」她说:「他也没有给我任何说明指示。当我拿起步枪时,枪意外走火。我赶紧把枪放回去,不敢再碰。我吓坏了。」

第二起事故发生在一次社交晚宴之后,有一位女性主动表示愿意教顾方蓁和她们的两个朋友射击霰弹枪。

她说:「这既新鲜又令人兴奋。在我这一代,大多数女性都在家照顾孩子、服侍丈夫和家人——这就是我们的职分,所以,只要能学到一些东西,我就会抓住机会。」

然而,在射了几回之后,她意识到没有正式的指导从事射击太危险了,不能这样继续下去。这一次,她向靶场安全官讨教,后者建议她在社区大学报名参加枪支安全课程。

经过两年的学习,顾方蓁的教练告诉她的枪法超过九十八%的人。她受邀为一群警察示范,展示一个在四十一岁时开始学枪的普通人具有多大的杀伤力。

此时,前辈告诉顾方蓁,若想精益求精,她需要参加比赛 。

她是一位美籍华裔女性


在一次个人危机中,射击成了顾方蓁的避难所。她在训练期间全神贯注,身心皆达到疼痛消失无感的层面。她将自己的康复和趋于平静归功她的信仰和专业治疗。

一直到今天,顾方蓁仍坚信心理健康之必要。大约一周两次她会去电影院涤除烦虑,她开玩笑说:「我看过很多电影,五花八门。」

对顾方蓁来说,去比赛,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在持家与比赛和旅途所费的时间之间维持平衡。孩子还小时,她每晚睡四到最多六小时;为了练枪,她每天会开车两小时到靶场,再在靶场练习上十一个小时。

她说:「我初到美国时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如此重视运动。然而,经过二十多年的比赛,我开始体会运动是如何培养出人的敬业、专注、坚忍和应付压力的能力。」

顾方蓁最喜欢的射击部分是看着自己进步,从不以赢为首要目标。只有一次比赛她志在夺标,结果得到的是自己生平最低的得分纪录。她说:「当我一心一意要击败对手时,它就成为我赤裸裸的重点,而不是拿出我最好的一面。」

今天,顾方蓁为全国和世界锦标赛做准备每天大约射击八百发子弹。超过了她就会开始感觉吃力。她必须小心为之,因为在她这个年纪,一点点伤就会让她当场必须退赛。

她说:「我的心头愿望是继续下去。但是,我们的身体有其极限。」

对下一代,顾方蓁的建议是做自己,因为一个人真实的自我最终都会显明出来。

她说:「我到了五十多岁才弄清楚我一生应该做什么,而我很高兴我在结束世上生活前找着了。我希望其他人也能早日找着自己的道路—— 也许就更加有趣。」

 

zh_CNZH_CN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