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奧莉維亞.伍爾夫(Olivia Wolf) 來源:《亞裔美國新聞》(AsAmNews)

七十一歲了,顧方蓁仍是行動手槍射擊比賽圈子裡的厲害高手。曾是兩屆世界盃冠軍和比安奇盃八度全國冠軍的顧方蓁,此刻正在密蘇里州受訓,為二0一八年比安奇盃全國與世界行動手槍錦標賽做準備。比安奇盃錦標賽是全球最負盛名的行動手槍錦標賽。

她的射擊紀錄不僅其他女選手瞠乎其後,而且她也是唯一一位進入射擊成績排名前二十名的女性選手。

在職業生涯初期,顧方蓁在錦標賽賽場上經常是萬綠叢中一點紅。身高五英尺四英尺、體重一百二十磅,又是華裔女性,她的身影在一項素以男性為主的運動中顯得卓爾不群。

她說:「在場上,人常用以高高在上的口氣對我說話,對我大呼小叫甚或責備;儘管我婚姻幸福,人卻說我到射擊賽場只是來找男人。」

有一次,一位華商甚至建議顧方蓁的先生抽她鞭子、把她鎖在家裡,不讓她參加比賽。

她解釋說:「我十二歲從香港移民到這裡。我的文化、年齡和出身就是如此:我母親把我養育成賢妻良母、好女兒、好媳婦和朋友的好朋友。我從來沒有被期望做其他任何事情。」

射擊俱樂部會員問她技術水準如何,她只謙虛地回答:「還可以。」即使這時她已經身擁全國和世界冠軍頭銜,她說:「這種問題並不困擾我。我只是想讓我的得分來說明我是誰。」

雖然顧方蓁有時會遭業餘射手的質疑,卻很少碰到高手的批評之聲。不過,她也承認她特殊的背景與處境在他人眼裡一定看起來很奇怪。

「很多男士想幫我修正體型,而我卻得告訴他們要我使出我最大力氣只能透過我現有的體型。大多數的競爭對手比我重五十到兩百磅,因此他們在力氣和穩定性上比我具有優勢。」先天的不足,她靠強度運動和槍技力求精進來彌補。

她認為如今年事漸長對她應對所面臨的一些歧視有幫助。她說:「我經歷人生百態,所以小事碰不著我。我唯一關心的是自我進步。」

她是一位美籍華裔女性


行動射擊的參賽者必須結合精準、速度和氣力這三項條件,在一定的時間框架內盡可能射靶得分。行動射擊發韌於對傳統射擊訓練方法的挑戰,著眼在自衛。

在她最近出版的回憶錄《巾幗槍神 世界冠軍之路》中,顧方蓁說明她是如何一步一腳印的登至這項運動的巔峰。令人驚訝的是,她出生在一個不運動的家庭,父母從未鼓勵她運動。她在接受《亞裔美國新聞》(AsAmNews)採訪時說:「在我十八歲之前,甚至不知道怎麼做伏地挺身。」 世界冠軍之路》

 

.

然而,取得大學平面設計學位六個月後顧方蓁所嫁夫婿的生活方式極為積極活躍,夫婦經常一起滑雪、騎馬、健行和露營。他們兩人在新加坡生活一年半的時間裡,她每天都在海上學習駕馭帆板。她回憶說:「我是亞裔,皮膚白皙,但回到美國時,已經曬成黑巧克力。」  

這些經歷説明她練就一身本事,可以在惡劣條件下射擊——行動手槍比賽時,選手經常在二十七到一百一十度的溫度下,風雨無阻的參賽。

是兩次碰槍的機會讓她對這項磨人的運動開始發生興趣,但是這兩次經驗也幾乎讓她嚇破膽。第一次她接觸到一個朋友的一管步槍,這個朋友要向友人展示這管槍的火力。   

顧方蓁還記得他當時說:「你儘管拿起來射呀!」她說:「他也沒有給我任何說明指示。當我拿起步槍時,槍意外走火。我趕緊把槍放回去,不敢再碰。我嚇壞了。」

第二起事故發生在一次社交晚宴之後,有一位女性主動表示願意教顧方蓁和她們的兩個朋友射擊霰彈槍。

她說:「這既新鮮又令人興奮。在我這一代,大多數女性都在家照顧孩子、服侍丈夫和家人——這就是我們的職分,所以,只要能學到一些東西,我就會抓住機會。」

然而,在射了幾回之後,她意識到沒有正式的指導從事射擊太危險了,不能這樣繼續下去。這一次,她向靶場安全官討教,後者建議她在社區大學報名參加槍支安全課程。

經過兩年的學習,顧方蓁的教練告訴她的槍法超過九十八%的人。她受邀為一群員警示範,展示一個在四十一歲時開始學槍的普通人具有多大的殺傷力。

此時,前輩告訴顧方蓁,若想精益求精,她需要參加比賽 。

她是一位美籍華裔女性


在一次個人危機中,射擊成了顧方蓁的避難所。她在訓練期間全神貫注,身心皆達到疼痛消失無感的層面。她將自己的康復和趨於平靜歸功她的信仰和專業治療。

一直到今天,顧方蓁仍堅信心理健康之必要。大約一周兩次她會去電影院滌除煩慮,她開玩笑說:「我看過很多電影,五花八門。」

對顧方蓁來說,去比賽,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在持家與比賽和旅途所費的時間之間維持平衡。孩子還小時,她每晚睡四到最多六小時;為了練槍,她每天會開車兩小時到靶場,再在靶場練習上十一個小時。

她說:「我初到美國時不明白為什麼美國人如此重視運動。然而,經過二十多年的比賽,我開始體會運動是如何培養出人的敬業、專注、堅忍和應付壓力的能力。」

顧方蓁最喜歡的射擊部分是看著自己進步,從不以贏為首要目標。只有一次比賽她志在奪標,結果得到的是自己生平最低的得分紀錄。她說:「當我一心一意要擊敗對手時,它就成為我赤裸裸的重點,而不是拿出我最好的一面。」

今天,顧方蓁為全國和世界錦標賽做準備每天大約射擊八百發子彈。超過了她就會開始感覺吃力。她必須小心為之,因為在她這個年紀,一點點傷就會讓她當場必須退賽。

她說:「我的心頭願望是繼續下去。但是,我們的身體有其極限。」

對下一代,顧方蓁的建議是做自己,因為一個人真實的自我最終都會顯明出來。

她說:「我到了五十多歲才弄清楚我一生應該做什麼,而我很高興我在結束世上生活前找著了。我希望其他人也能早日找著自己的道路—— 也許就更加有趣。」

 

zh_TWZH_TW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