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提时期是不玩抢的,我是玩洋娃娃长⼤的;其实我⼩时候从未对枪械有过 兴趣。

我在⼀个⾮常传统的中国家庭中长⼤,⼥⼈要能相夫教⼦才算贤惠。我母亲就 是这么养育我的,要我学着做好妻⼦、好媳妇和好母亲。

我做梦也没想到⾃⼰后来居然在⼏乎是男⼈天下的⾏动⼿枪射击世界中成了选 ⼿,更别説是能拥有全美与世界⼥⼦冠军的头衔了。 

爱因斯坦有句名⾔:「愿意尝试不可思议荒谬⽆稽之事,似乎不可能之事⽅能 成爲可能」,我可説是这项名⾔活⽣⽣的明证。

即使是成年后,射击对我来説似乎也是条不太可能⾛上的道路。⼀九⼋0年代, 丈夫Carlos与我喜欢去露营,他有⼏把⽤来⾃卫的⼩型枪⽀,我们当时天真地 以爲野外露营遇到熊时可以派上⽤场,根本不晓得这些⼩型枪对熊来説并不管 ⽤。

我先⽣教我怎样将⼦弹上膛和卸下⼦弹,但我怎么都记不得,因爲我从来没拿 过枪,枪叫我望⽽⽣畏。

后来我终于想通枪械本⾝并不危险,危险的是我不了解它;我需要枪械教育。

我第⼀次开枪是在⼀九⼋0年代,外⼦带我去玩飞靶射击,他替我租了⼀把散弹 猎枪;以前我连拿都没拿过。靶场总监教我如何上膛、瞄准与扣扳机。到了射 击时间,他叫我开散弹枪;我呆站在那⾥好久,⼼⾥怕得要命。最后我勉强扣 了扳机。

继续阅读 | Translations:  日文 Japanese –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 – 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CNZH_CN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