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提時期是不玩搶的,我是玩洋娃娃⾧⼤的;其實我⼩時候從未對槍械有過 興趣。

我在⼀個⾮常傳統的中國家庭中⾧⼤,⼥⼈要能相夫教⼦才算賢惠。我母親就 是這麽養育我的,要我學著做好妻⼦、好媳婦和好母親。

我做夢也沒想到⾃⼰後來居然在幾乎是男⼈天下的⾏動⼿槍射擊世界中成了選 ⼿,更別説是能擁有全美與世界⼥⼦冠軍的頭銜了。 

愛因斯坦有句名⾔:「願意嘗試不可思議荒謬無稽之事,似乎不可能之事⽅能 成爲可能」,我可説是這項名⾔活⽣⽣的明證。

即使是成年後,射擊對我來説似乎也是條不太可能⾛上的道路。⼀九⼋0年代, 丈夫Carlos與我喜歡去露營,他有幾把⽤來⾃衛的⼩型槍⽀,我們當時天真地 以爲野外露營遇到熊時可以派上⽤場,根本不曉得這些⼩型槍對熊來説並不管 ⽤。

我先⽣教我怎樣將⼦彈上膛和卸下⼦彈,但我怎麽都記不得,因爲我從來沒拿 過槍,槍叫我望⽽⽣畏。

後來我終於想通槍械本⾝並不危險,危險的是我不了解它;我需要槍械教育。 我第⼀次開槍是在⼀九⼋0年代,外⼦帶我去玩⾶靶射擊,他替我租了⼀把散彈 獵槍;以前我連拿都沒拿過。靶場總監教我如何上膛、瞄準與扣扳機。到了射 擊時間,他叫我開散彈槍;我呆站在那裏好久,⼼裏怕得要命。最後我勉強扣 了扳機。

靶場總監要我跟另外四個⼈輪流射擊。輪到我時,他在⼀旁仔細的盯著。我的 表現讓每個⼈都跌破眼鏡,包括我⾃⼰。⼆⼗五⽀⾶靶中,我打中了⼋⽀。更 重要的是,我⽣平⾸次嚐到射擊的滋味。

繼續閱讀 | Translations:  日文 Japanese –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 – 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TWZH_TW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