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曾看過《蝴蝶夫人》?普契尼這齣動人的歌劇,淋漓盡致的道出一九0四年一齣以日本長崎為背景、令人感傷的愛情悲劇。

我初次接觸《蝴蝶夫人》時才十七嵗,年紀不比劇中的女主角--名叫蝴蝶的藝妓--大多少。我是跟男友一起去觀賞這齣淒婉的故事--這齣歌劇是他選的。當然這齣非但未為我們的日後關係投下不祥陰影,我還愛上這位專心聆聽普契尼之餘還請我吃我生平第一個漢堡的男士。我也永遠感激他把歌劇介紹給我。從那晚之後到今天已經將近六十年了,這六十年中,我又看了《蝴蝶夫人》五次,感受一次比一次深刻,意義也愈見深刻。最近看的是舊金山二0一四年的歌剧季中的演出。

普契尼在《蝴蝶夫人》三幕劇裏訴説的故事關乎女性的地位—一名年輕的日本藝妓在媒公撮合下許身給一名美國海軍軍官,這名軍官其實打算在離開長崎後,囘美再娶一位美國女子。軍官離去後,蝴蝶發現自己懷了孕。她拒絕改嫁、不死心,一直痴痴的等待夫婿歸來。三年後,軍官帶著他的美國新婚太太回到長崎,得知蝴蝶已生有一子;美國軍官堅持蝴蝶必須讓他和他的美國太太把孩子帶回去撫養,在蝴蝶同意後才願意見蝴蝶一面。蝴蝶表現出普契尼歌劇劇中人的典型精神--既已失去一度所愛與爲其而活的一切,人生夫復何戀?她以父親的短刀切腹,了結了自己的一生。

這種慘烈的戲劇性結局賺人眼淚,也會引起人對東亞與美國文化的談論。當時的日本文化非常近似中國文化:兩國的社會都是男尊女卑;女性的命運被男人掌控,在自己人生裏,女性是沒有聲音的。

蝴蝶一廂情願的等候夫婿歸來,有力的説出:在當時的社會裏,女性是為一個男人而活,這個男人就是她活著的全部理由。

在典型的中國文化中,女人無「命」可言;女人的命由丈夫決定。我曾在人生不同的階段檢視蝴蝶夫人--在尋找人生伴侶時、與丈夫鶼鰈情深時、心中母愛澎湃時,以及在看見歷史文化中的女性無力、無助時--心中都會有很深的回響。

但是在蝴蝶夫人找尋自我的過程中,我最會問到的問題是:你是誰?誰又來決定你是誰?    

 

繼續閱讀 | Translations:  继续阅读簡體字 Simplified Chinese – 繼續閱讀繁體字 Traditional Chinese

zh_TWZH_TW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