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拉尼凯碉堡步道顶峰,顾方蓁领悟到登高需要的不只是体力;她发现:年纪也有关系,然而岁月不饶人。 

上大学时我曾选修骑马课程;我不是天生的运动好手,我的原生家庭也没在这方面栽培我;我不像外子家一,毫无骑马背景。

我们俩在我上大学前几个礼拜开始约会。他一向活跃,也长于运动,从事马术活动了大半生。在我们五十三年的婚姻中,家一向我引介了非常多的户外活动和运动;我们喜欢骑马、高山俯冲滑雪、驾驭风帆、滑水、露营和登山健行。  

Vera Koo skydiving

在这一切过程中,家一都是我的指导老师;他把一项运动介绍给我,在我学习过程中力挺到底、直到我渐渐娴熟,也一路都充当我的安全屏蔽。 

射击运动

射击运动是个例外。射击运动是我的一人行。为了不让自己对枪械有畏惧感,我去学习枪支安全和如何射击。我报名参加入门课程,修习完课程所有内容;真正走上射击这条路时也曾求教于业师。

Vera Koo How the Shooting Sports Saved My Life feature

但是除了射击之外,我的运动历程中一直有家一长相左右。

大学的骑马课也是如此。我记得,我一开始不能让马小跑,家一在我的坐骑后帮忙,马就听话开始小跑. 

夏威夷试炼

然而,今年初我们攀爬夏威夷的拉尼凯碉堡步道时,家一无法共襄盛举。他长我三岁,今年七十八了;要沿陡峭的步道登高,他感觉自己的体力构不上了。

是女儿顾麟和外孙女艾希莉陪我一同攀爬拉尼凯碉堡山头。今年初更早一次的夏威夷之行中,我们一家人在太平洋上泛舟时曾历险演出惊魂记。  

getting-ready-for-kayaking
我们全家分乘三小舟泛舟,海上遇上强风,三舟相继翻覆,无一幸免。家一落水后在水中挣扎的情形尤其恐怖。之后,家一对我说:「方蓁,我不能再照顾你了,因为我已经无法照顾自己。」

.

zh_CNZH_CN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