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拉尼凱碉堡步道頂峰,顧方蓁領悟到登高需要的不只是體力;她發現:年紀也有關係,然而歲月不饒人。 

上大學時我曾選修騎馬課程;我不是天生的運動好手,我的原生家庭也沒在這方面栽培我;我不像外子家一,毫無騎馬背景。

我們倆在我上大學前幾個禮拜開始約會。他一向活躍,也長於運動,從事馬術活動了大半生。在我們五十三年的婚姻中,家一向我引介了非常多的戶外活動和運動;我們喜歡騎馬、高山俯衝滑雪、駕馭風帆、滑水、露營和登山健行。  

Vera Koo skydiving

在這一切過程中,家一都是我的指導老師;他把一項運動介紹給我,在我學習過程中力挺到底、直到我漸漸嫺熟,也一路都充當我的安全遮蔽。 

射擊運動

射擊運動是個例外。射擊運動是我的一人行。為了不讓自己對槍械有畏懼感,我去學習槍支安全和如何射擊。我報名參加入門課程,修習完課程所有內容;真正走上射擊這條路時也曾求教於業師。

Vera Koo How the Shooting Sports Saved My Life feature

但是除了射擊之外,我的運動歷程中一直有家一長相左右。

大學的騎馬課也是如此。我記得,我一開始不能讓馬小跑,家一在我的坐騎後幫忙,馬就聽話開始小跑. 

夏威夷試煉

然而,今年初我們攀爬夏威夷的拉尼凱碉堡步道時,家一無法共襄盛舉。他長我三歲,今年七十八了;要沿陡峭的步道登高,他感覺自己的體力構不上了。

是女兒顧麟和外孫女艾希莉陪我一同攀爬拉尼凱碉堡山頭。今年初更早一次的夏威夷之行中,我們一家人在太平洋上泛舟時曾歷險演出驚魂記。  

getting-ready-for-kayaking
我們全家分乘三小舟泛舟,海上遇上強風,三舟相繼翻覆,無一倖免。家一落水後在水中掙扎的情形尤其恐怖。之後,家一對我說:「方蓁,我不能再照顧你了,因為我已經無法照顧自己。」

.

zh_TWZH_TW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